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嘉定: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嘉定 > 鬼故事 > 正文

农历十月二十四

时间:2019-03-15 22:02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次

戊戌狗年、葵亥月、丁卯日。

农历十月二十四

入冬以后并没有那么冷,南方的冬天今晚才正式迎来大面积的降雪,天空阴了一整天,傍晚的时候才稀稀疏疏的有几朵碎雪飘落下来。

马场镇老街一条破败的巷口,停放着一辆黑色路虎SUV。与街边斑驳的木制小楼,低洼不平的路面格格不入。

旁边的二楼窗口亮着昏黄微弱的灯光,胡老汉将装好的旱烟在面前的油灯上点燃,快吸快吐的抽了几口,狭小的房间顿时又弥漫起难闻的烟草味。

他盯着面前站着的西装革履的青年人,用黝黑的拇指捏了捏烧得通红的烟头,灰白的烟灰像窗外的雪一样撒到地板上。

“你说吧!”

胡老汉声音苍老沙哑。他本不想搭理他,但是这位身家上亿的年轻企业家已经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的干站了两刻钟了。

青年人面色苍白,听得老师傅开口,眼神稍微犹豫了一下,哀求道:“师傅,我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你先把事情说一下。”

青年人沉默半晌,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这件事还要从八年前的百花谷开发区拆迁说起,请您一定要耐心听我说完。”

胡老汉将烧完的旱烟头抖出来,又装上一杆,示意他说下去。

青年人长出了口气,道:“百花谷开发区是我创业以后接的第一个政府工程,但是那边原住村落比较多,而且位置依山傍水,村民大多不愿搬迁,我不得已已经把搬迁费给他们提到了最高。还答应建成后在开发区每一户给一套房。这样下来还是有两户人家死活不愿意搬走,眼见开工日期将近。

我秘书给我出了个主意,开工那天把他们骗出门去,开工的时候就先挖他们两家,到时候房子一倒,最多是多给一些补偿就可以了。

这个工程有时间规定,我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

两户人家,一户只是一个孤寡老头。一户是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六岁的女孩。

我们把工期提前了一天,老头每天都要去城里摆摊卖烟斗,所以我们只需要将寡妇母女骗出去就可以了。

当我收到寡妇一大清早的带着孩子出去了的消息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下了开工的命令。

我们刚刚把机械开到工地,寡妇收到风声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当时我看到她跟饿鬼似的从村口大叫着要扑过来。

挖掘机已经在她家院子里,机械声太大,也没听见她在骂什么。

我,我没做犹豫就让工作人员将房子给推倒了~~”

青年人坐在矮板凳上,双手抓着头发,声音有些哽咽。

胡老汉看着他皱了皱眉头…

“我看到她跟着房子一起扑倒了下去,嚎啕大哭,我们一干工作人员都懵了。她的反应未免过激了。

我让他们关了机械,烟尘散去,从头到尾只能听到她的哭骂……

直到……我听清楚她那句‘你还我孩子’

我清楚的记得她当时冲到废墟上疯狂的,哭着,叫着,挖着……

我抓着秘书问他什么孩子,什么孩子。他一脸懵的看着我!

‘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还在里面啊’她叫得撕心裂肺。

我当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青年稍微平复一下情绪,让自己不至于失态。

“那天她送出去的是她亲戚的孩子,她自己的孩子生病留在家里休息。我真的…真的不知道那孩子还在里面……”他似乎还想辩解一下这不争的事实。

胡老汉深吸了口烟,看着如今依旧辉煌的青年人,道:“工地开工就出这种事,按道理……”

“后来,后来我…我把事情压了下去……”他语气平静。

“那个女人,第二天……在工地上上吊……死……死了。”尽管青年人社会浮沉多年,提到那女人的时候还是难掩眼中的恐惧。

胡老汉皱了皱眉头,将烟斗里的烟用手指捂灭,“她,回来了?”

“昂,对,都回来了。师傅,你一定要救救我,只要我能做到我都可以答应你。”

胡老汉摇了摇头

“不,我救不了你。”

青年人慌了,“不,不可能,我听说比这个厉害的您都做过,请您一定要救救我。您不知道,她们天天跟着我,我在哪,她们就在哪,让我事事不顺,我感觉她们无处不在,她们就是想弄死我,想回来报仇,请您一定要帮帮我,我…我给你钱,我有钱……”

胡老汉听他语无伦次,大手猛的拍在木桌上,道:“死到临头你还不给我说实话,我怎么帮你!”

青年被吼楞了一下,忙道:“师傅,我说的都是……”

“你走吧!我救不了你”

青年愣愣的看着胡老汉,老汉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雪,失望的摇摇头,又装上了一杆烟。

“我……我说实话,说实话……”

胡老汉摇了摇头

“孩子,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说着走到旁边,打开里屋的门和灯,昏黄的灯光下,里屋的墙上挂满了各色各样的烟斗。

“最近这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说着拿着一块抹布兀自的擦起烟斗来。

青年盯着那满屋子的烟斗吞了吞口水,没敢再看胡老汉一眼,夺门而逃。

雪越下越大,世界已经铺上了一层白纱,他一脚油门,汽车飞快的串出了老街。

路边的醉汉看着那破楼黑乎乎的窗口,隐约看到个老头在对着他笑,像是在问他:“需要来个烟斗吗?”

“不,不要了,哈哈哈……”醉汉用力拍了拍脑袋,哈哈一笑,才想起来这房子根本没人住。

“嗝~这次是…真的醉了。”

…………

青年开车冲上高速,八年前那个雨夜……画面一幕幕不由自主的在眼前浮现,他不断摇晃这脑袋,希望将这一切甩出脑海。

可你越刻意想忘掉某样东西,它就会越清晰的刻画在你脑子里。

一抬头,前面赫然站着两个人,小女孩血淋淋的脑袋,一半都是稀碎着耷拉在头顶。

女人面色惨白,在大雪的中显得愈发瘆人。

他大叫着:“老子撞死你!”直直的撞了上去。

…………

欢迎收看午间新闻,本市知名青年企业家,

嘉定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嘉定,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骷髅酒器
下一篇:青骓手记之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