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嘉定: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嘉定 > 鬼故事 > 正文

家园卫士

时间:2019-04-11 09:03 来源:网络 作者:娥眉月 阅读:次

  又是一年毕业季,大学刚毕业,我和两个要好的哥们儿一起去骑车旅行。归来的途中,在离我们家不是很远的一片郊区,我们发现了一块地广人稀的宝地。

  那里由于土壤肥沃,气候适宜,水源和阳光都挺充足,成了果园,旅游业比较发达。在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买了地,种植瓜果蔬菜,不仅供一家人食用,而且能拿去卖,成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许多果园对外开放,游人出钱来采摘水果,园内水果任吃,如若想将水果携带出园,就另外按照一定的价格来计算费用。我们到达的时候就看到有一批游客在釆杨梅,看得我们直流口水。

  我们又热又渴,于是找了个果园停靠,向主人买些水果吃。品尝完新鲜可口的水果之后,我们在周边散步,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园子,离周围的建筑很远,被孤立起来,看似一座独立的池城。四周的人家都离它远远的。它的外围墙被熏得乌黑,有些地方只剩残垣断壁了。在那个大大的果园一角,立着一座烧毁一半的房子。

  这是谁的果园呀?房子烧成这样,人都不能住了吧?园子里的果子却长得格外好,地上的西瓜藤盘根错节,很多西瓜熟透了,爆裂开来,露出诱人的红瓤。剥开桃树的叶子,一颗颗红得像小姑娘脸蛋的桃子让人垂涎欲滴。果园的另一边还架着葡萄架,不难想象茂盛的叶子底下葡萄滴出水来的样子。

  没有见到果园的主人,我们拦下一个要经过这里却刻意远远躲开宁可绕远路的果农,向他询问这片果园的主人。听到问话那个果农吃了一惊:“年轻人,那里不吉利,你们可别进去呀。”

  余守业来了精神,问:“为什么不吉利呀?那里闹鬼吗?”

  果农浑身一个激灵,忙说:“可别激怒了里面的东西呀!”

  余守业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那个果农朝果园瞄了几眼,神秘兮兮地说:“我也是听人说,这里烧死过人。你们看,房子都烧成这样了,植物却长得这么好,也没人打理,它们自己疯了一样地长出来……肯定是有……”

  那个“鬼”字没说出口,比说出来更恐怖。背上的汗水被风一吹,让我感觉凉嗖嗖的。

  孙海的胆子略小,惊道:“我们刚才不小心闯进去看了一下……”

  “赶紧走吧!”果农说着挑着扁担加快了脚步。

  余守业对鬼屋什么的最感兴趣了,拉着我们就往那烧毁了的房子走去。

  “不……不要吧……大哥……”孙海结巴着说。

  “你小子每次都扫大爷的兴,还是不是爷们儿?现在是大白天,要不要这么畏缩啊?”余守业硬拉着他不放。

  他的激将法每次都能把临阵退缩的孙海拽回来。孙海吞了口唾沫,不再出声。

  为了制造氛围,余守业特地选择了穿越葡萄架的路线。一钻进阴凉地就感到气温骤降。余守业在前,孙海夹在中间,我殿后。我总感觉被人监视着,一回头却什么也看不到,只有紫得滴水的葡萄一串串挂在头顶。

  我想起果农的话——“它们自己疯了一样地长出来”听人说葡萄是一定要撒农药的,如果真如果农说的,这里没人打理,那么这些葡萄……

  我赶紧跟上他们,进了房子。房子里除了灰尘和烧焦的家具,什么也没有。转了一圈,余守业悻悻而归,孙海则长舒了一口气。

  看着这片果园,余守业心生一计,说道:“这么好的资源浪费了多可惜,哥们儿,咱们可以利用起来。”

  “怎么用?”我问。

  “我们开个微店,卖水果。”

  “好主意!”我拍大腿道。

  “小心这家的主人来找你们,啊不,这家的主人已经……哈哈。”孙海在一旁揶揄道。

  “你害怕可以走啊,咱俩开!”余守业手臂挂在我肩膀上对孙海说。

  “你不会来真的吧?”

  “废话!”

  最后少数服从多数,余守业的提议通过。我们联系了最近的快递公司,租了辆电动三轮车,简单装修了屋子,配了锁,开通了网络,批发了包装盒,一切准备就绪。只要有人下单,我们便亲手采下水果,运往快递公司。

  白天我们在新装修的小屋子里上网打游戏,一有单子就工作,闲来无事还能吃水果。晚上我们就开那辆租来的车回城里,泡酒吧逛夜店。就这样不知不觉半个多月过去了,竟然相安无事。就是那个房子里每天走进去都有烟味,非但没有散去,而且我们补好的墙头,布置的家具上都被熏黑了。

  “我说,我们好歹大学毕业生呢,怎么当起农民来了。”孙海吃着刚釆的葡萄抱怨道。

  “现在这世道找个工作你以为容易啊?开微店挺好呀,我们现在不是已经上道了吗?人家开点还得进货,我们这是现成的资源啊!你就别嫌这嫌那的了。等我们的店开大了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我劝道。

  “我们一共也才接过两单生意,这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孙海嘟囔道。

  “有生意,开工!”余守业一声令下,我们扔下葡萄顶着烈日去工作了。

嘉定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嘉定,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附在门上灵魂
下一篇:噬胸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