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嘉定: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嘉定 > 鬼故事 > 正文

童养媳的悲剧

时间:2019-04-11 22:42 来源:网络 作者:行街的菇凉 阅读:次

  很久以前,一些家里贫困的人家都会把自己的女儿卖给大富人家做童养媳。

  小翠十岁的时候就卖给了当时同村一户还算富裕的人家。那户人家刚生了一个儿子,招了小翠去当媳妇。那时的小翠很懂事,家里的贫穷让她过早的成熟

  那人家刚出生的儿子叫小严,小翠过去后就照顾“小丈夫”。一把屎一把尿的寸步不离,衣服破了,她就缝补,每天晚上带着他睡觉,给他唱山歌哄他睡,背着他上山砍柴,打水烧饭忙家务。小翠一心一意的待他,想着等他长大了,他就能照顾她了,想到这些她还有些许羞怯。

  日子慢慢过着,小严也长大成人了。小翠满心想着她可以与他生娃了,可是长大后的小严不与她同房共枕,甚至对她一句话也没有。她想着她要主动点,可是小严却把她推开了!她哭,她委屈,含辛茹苦的把丈夫照顾长大,却不跟她圆房

  后来,小严要出去打工,小翠本想跟着,可是小严不让,没法,小翠就在家等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翠原本如花的年纪,因为操劳而过早的人老珠黄。

  “等郎归,望郎归,黄昏等到月暗夜黑......”小翠坐在门口,缝着衣服,歌声中的苦涩响荡在这个小小院子

  小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年后了,小翠很高兴,可是当看到小严身后的女子牵着一个孩子时,小翠当场痛哭。原来小严在外已经成家立业了

  小翠等着小严的解释,她的苦苦等待需要一个理由,需要一个安慰!小严说“小翠,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很感谢你将我照顾长大,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母亲一样看待,我对你是亲情。我知道村里有个这样的习俗,但是我实在接受不了,你还是另外找个人嫁了吧。”

  小翠心里很难受,面如死灰,等了十年,青春就这样在等的过程中逝去,小严的父母无论是在世还是去世,是她替他尽了孝道。

  她疯疯癫癫的笑指着小严说“负心汉”,就这样跑了出去,之后一无所踪,小翠的家人早在几年前就逝世,也没什么亲戚。

  小翠跑到附近山道中的一个绿潭,那口潭的水很清澈,能看见潭下的石头。无亲无挂,绝望的小翠纵身跳了下去,而尸体却没再浮上来。

  小翠的失踪,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风波,小严也到处找了,找了几天没有找到,就没在找了,就此事他算是仁至义尽了。这次回家,要在村里常住,他带着他的妻儿,一家人和乐融融的一起垦田开荒,打算在家创业

  一天,夫妻俩带着孩子来到山道旁的荒地上开垦,孩子在水潭边玩。

  那孩子在水潭边上玩水,突然看见一个亮闪闪的东西,他跑去捞,捞到后,一看,那是一根手指,手指上套着一个黄闪闪的戒指。孩子满心欢喜的把戒指拔了出来,对手指并不害怕,他站在水潭边叫爹娘,忽不知水下一只手伸出来抓住了孩子的脚踝,用力一扯,“咚”,溅起了水花。

  孩子在水中挣扎,哭声连连,“爹,(咕噜咕噜)救(咕噜咕噜)...”随着孩子的呛水声,逐渐没了声音

  小严夫妻听到落水声,赶忙赶忙去水潭那寻找,只见孩子已经沉下了水,水面上冒了一连串的水泡,忽然水中传来歌声

  “等郎归,望郎归,黄昏等到月暗夜黑,倚窗望你归,深宵仍未回...”歌声中无尽的哀愁,唱的小严心一颤

  而小严的妻子一直哭喊着孩子的名字,要不是小严一直拉着,想必已经跳进潭中了。

  “等郎归,望郎归,不见不归心憔悴,一朝郎回,却抛我另立家闱...”歌声猛的变得凄厉怨恨起来,而水中浮起一个人上来

  小严太熟悉这个声音了,他跪在地上朝着水潭磕头,“小翠,我知道错了,你有什么怨气朝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他的妻子也跪下来,“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我愿代替他去死啊,求求你了。”

  两人跪着叩头,没几下,额头就出血了,一直叩头,没停下。而水中浮起的人,就像【山中老尸】中的女鬼一样,披头散发的盖着脸,浮肿的身体,有些地方已经被水下的生物啃咬的不全了。

  “小翠啊,我们夫妻俩去陪你,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说完小严拉着妻子就往潭中跳去

  “咚”,水花四溅,水中的人已经不见

  孩子慢慢的浮上了潭边,咳嗽了几声,口中,水不停的往外流,没过多久,孩子睁开眼睛就喊爹娘,天色已晚,他不知道回家的路,哭声响荡在水潭四周,那种无助,害怕,任谁听见了也忍不住流泪心疼

  也许是小翠被孩子的哭声感动,小严是她一手带大的,她听过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叫,她终是没把小严夫妻害死。

  第二天,小严带着妻儿,买了些纸钱,去了水潭边,“小翠,你还是那么善良,谢谢你放过我们,让我的家人还能在一块。”

  起风了,纸钱的灰飘飘洒洒的落在水面,沉寂了下去。

  几年时间过去,小严夫妇仍旧非常相爱,并且有了第二个孩子

  一天,一行人扛着一个猪笼去了山上,一路上非常热闹,几个小孩子唱着“春萍偷人,捉奸在床,咿呀呀,崔叔绿帽当头罩...”。

  小严有些不解,“怎么一回事?这是要浸猪笼?”小严皱着眉头问

嘉定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嘉定,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死亡玉佩
下一篇:校园小事